加利亚尼:搀着迪斯蒂法诺领奖比米兰五夺欧冠更让我感到兴奋

  近日,前AC米兰CEO加利亚尼接受了《阿斯报》的采访,他谈到了目前疫情与足球业相关的话题,还谈到许多与皇马相关的话题,他还表示好友安切洛蒂率皇马拿下的第十冠让他最开心。

  确实很艰难。我很喜欢西班牙,每个夏天都在伊比萨度过,但恐怕今年不可能去了。阿玛德奥-萨尔沃(瓦伦西亚前主席、伊比萨队现任主席)本来希望我担任副主席,如果没有蒙扎,可能我现在就在西班牙了。我从1960年代开始就深爱西班牙。我为西班牙和意大利因新冠肺炎去世的人们哭泣,但我们很快就将走出这场灾难。我们将会变得更加坚强,我肯定。

  我完全反对本赛季就此结束。这样的决定会给世界上所有的俱乐部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,即便是皇马这样最伟大的俱乐部也难以避免。

  我觉得很简单:要求赛季必须在12月31日前结束,之后两个赛季按照自然年进行,正好卡塔尔世界杯在冬天举行。我们不能太着急,最重要的是恢复比赛,而用这样的方式肯定是更安全的。

  这个应该让科学家来回答。我只能评论我了解的事情,那就是我已经从业了40年的足球行业。如果事情发生了再考虑,那当然会觉得之前就该关闭一切,但当时也没人会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。

  降薪肯定是必要的。我是这样处理的:为了减少与实际经济损失相等的费用,我们需要一位国际顾问。如果我们从球员身上拿走比球队实际损失更多的钱,那当然是不公平的。

  没错,在这次疫情危机之前我们确实考虑过,球队很稳定,完全属于贝卢斯科尼旗下,我们希望能带领球队冲进意甲,并且一直留在意甲,之前他们可从没进入过意甲。我是在蒙扎出生的,从小就是蒙扎球迷,不过我在欧洲范围内的第二主队,除了米兰肯定是皇马。

  我们的关系是很扎实亲密的。我一直都记着皇马,记得亨托、迪斯蒂法诺。在赛前的高层聚餐时我曾与迪斯蒂法诺先生见过面,他很令我感动。最让我激动的时刻是欧足联五十周年庆典时,皇马和米兰被授予奖项,因为两家俱乐部赢得欧冠次数是最多的。当时我们是一起去领奖的,迪斯蒂法诺先生那时候走路已经很困难,他抓着我的手,那时候我落泪了。我想起了儿时在蒙扎的我,我看着他——那之前我从没想过,有一天这位足球世界的神会依靠着我。那是我足球界生涯里最激动的时刻之一,比我赢得五座欧冠冠军还激动。

  是的,我非常肯定。那晚陪伴着迪斯蒂法诺先生,是我足球界生涯中最美妙的时刻。我还记得很多与弗洛伦蒂诺的回忆,他是我的朋友,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。2002年我在马德里时,他为了帮我庆祝生日举办了惊喜派对。2015年,一场友谊赛之后他又拿着蛋糕等我一起庆祝。

  有两笔,第一笔是2009年卖卡卡。我当时很绝望,我不想卖,甚至拒绝签字。我本想逃去巴西,也能争取一点时间。弗洛伦蒂诺当时说:“随你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。”最后我还是妥协了。而最让我感觉遗憾的是,还是雷东多身上发生的事情。

  2000年,他是欧冠最佳球员,我当时为他疯狂,以为自己完成了人生中最好的一笔引援。他来到球队,之后就受伤了,再也没能展现他的傲人天赋。雷东多场内场外都非常出色,他当时还希望在因伤缺阵的时间里降薪。

  是的,可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,这是足坛的谜。贝卢斯科尼一直说:足球就像是信仰,既会有快乐的谜,也会有痛苦的谜,这就是我们深爱它的原因。

  当然。我在赛后和安切洛蒂聊过,我告诉他是他运气好,拉莫斯最后打进了那球。他回答我说:“胡扯,当时还有很多时间,足足50秒呢。”然后我们就笑起来了。不过那晚我也为马竞感到难过,我会永远为他们加油的,希尔-马林(马竞CEO)是我的好朋友,他的父亲也是我的朋友。

  其实不缺少任何东西。现在他们也拥有一座伟大的球场了,那或许是欧洲最好的球场。因为运气、细节这些原因,他们已经输掉了两场决赛。赢得冠军当然是更好的结果,但是晋级决赛本身就已经是巨大的成就了。我认为他们很快就会打破这个诅咒的,也许就是今年呢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Scroll to Top